IMF改革停滞4年 绕开美国成焦点

时间:2019-11-03  author:恽阋  来源:亚博  浏览:31次  评论:49条

“这让所有人都感到失望。”4月13日G20轮值主席、澳大利亚财长乔・霍基在华盛顿举行的G20财长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一脸严肃地说道。

让包括霍基在内的G20财长们感到失望的正是与他们在同一个城市同时举行的另一场会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春季年会。在这次会议中,原本已经在2010年就已经确定的IMF改革方案再次被延迟。

该改革方案包含有三方面变化:将IMF的股权资本扩容一倍至7200亿美元;将IMF投票权份额的6个百分点重新划拨给新兴市场;并将24个IMF董事职位中的两个由欧洲转向发展中国家。由于一直未能得到享有一票否决权的美国支持,该计划4年来一直只能停留于讨论阶段。

为了终止这种漫长的等待,G20向美国发出了“最后通牒”――“如果改革无法在今年年底前完成,G20将另作打算。”霍基说。

G20将如何另作打算?

绕道而行

前行路上遇到巨大障碍,多数人都会考虑如何绕道而行。

绕开美国也正是G20与IMF推动改革计划获得通过的首要选项,而如何绕开美国则是一个颇有难度的技术活儿。

3月14日,在IMF春季年会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之下,IMF主席拉加德表示,IMF会在改革A计划彻底失败后考虑“B计划”,但在被问及“B计划”的具体内容时,拉加德却再次强调,她仍对美国会在2014年通过该计划抱有信心。

拉加德前后不一的表态在某种程度上恰恰突显了“绕开美国”或许更多只是一个威胁。

虽然在2010年12月批准的IMF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中,新兴市场的份额得到了很大提高,但是这并不足以动摇美国在IMF中的主导地位。根据IMF章程,任何重大改革须获得拥有85%投票权的3/5成员批准才能生效。作为第一大股东,美国拥有的17%的投票份额仍足以让其否定一切决议。

然而虽然有难度,但是并不意味着“绕开美国”计划就无法实现,关键的改变在于或者降低美国拥有的投票份额,或者修改投票规则。

按照这一思路,目前有三种实现路径。巴西财长曼特加给出的路径是其中最为温和也最为便捷的一条。为了尽快让改革方案得以通过,曼特加建议将该方案分割为份额改革和治理改革两个部分分别进行投票。按照曼特加的构想,如果将份额调整单独作为一项改革,只需要得到70%以上的投票权通过就可以生效,目前这一条件已经满足。

相较于政治家,学者给出的改革路径虽然彻底但是却相对激进。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创始人弗雷德・博格斯腾与前美联储官员泰德・杜鲁门日前联合撰文,公开呼吁IMF抛弃美国。“如果美国不想参加IMF改革,那么它就应该离开。”他们给出了两种让美国离开的方法:一是将2012年IMF总裁拉加德提议设立的临时双边额度永久化,目前有38个国家参与了该计划,资金池达到了近5000亿美元,而美国尚未参加。如果变为永久性安排,相关决策权将由出资国拥有,美国出局;另一个则是增加IMF的总份额,从而达到稀释美国份额,让其无法继续拥有一票否决权的目的。

是继续拖延,从而使得自身在IMF中的威望下降,还是主动参与改革,提升IMF的公信力,目前美国政府还有剩下不到8个月的时间可以考虑。但是鉴于11月美国国会即将举行中期选举,IMF改革方案年内落地似乎并不乐观。

另辟蹊径

还有一种倒逼IMF改革的方式就是另辟蹊径。

从2012年起,金砖国家就一直在构想创建属于自己的IMF和世界银行。而在IMF改革遇阻之后,这一构想正在变为现实。

4月15日,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俄罗斯外交部金砖国家事务特使瓦迪姆・卢卡夫表示,金砖五国已在成立外汇储备池和金砖国家发展银行上取得重大进展,将于2015年启动。“IMF很快将不再是世界上能够提供国际金融援助的唯一组织。金砖国家将成立一个替代性机构。”卢卡夫说。

据卢卡夫透露,金砖国家已就新机构注册资金问题达成一致,外汇储备池和金砖国家发展银行这两个机构每个机构资本为1000亿美元。“目前正在就500亿美元初始出资额的分配比例和机构总部所在地进行谈判。每个成员国都对在本国设立总部表现出了极大兴趣。”卢卡夫说。

按照2013年金砖国家在南非德班通过的《德班宣言》内容,各国出资规模将与其经济规模成正比。作为第一出资国,中国出资额将占到总出资额的41%,为410亿美元,俄罗斯、印度、巴西的出资额都将为180亿美元,南非的出资额则为50亿美元。

虽然金砖国家储备池的规模不及IMF,但相对IMF的188个成员国数量,仅供五名成员应急的“金砖版”IMF流动性也算充裕。俄罗斯咨询公司HEADS的副总经理尼基塔・库利科夫表示,“金砖版”IMF主要是作为一种保险措施,在某一成员国发生财政问题或预算赤字时,外汇储备池可为其提供帮助。尤其是在当前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的背景下,新兴市场正在遭受本币急剧贬值或是资金快速流出等问题的困扰,建立“金砖版”IMF的需求变得尤为迫切。

除摆脱对于IMF的资金依赖之外,“金砖版”IMF还有着更大的抱负。作为打破对旧有国际秩序,加快全球货币改革的一种尝试,金砖国家也希望在自己的“资金池”构建上考虑引入新的资金储备形式――即特别提款权计价。在目前正在进行的IMF改革中,金砖国家均表示希望本国货币可以加入IMF一篮子货币当中,成为特别提款权货币。在考虑引入特别提款权之外,金砖国家也在加紧探讨――在“资金池”中引入各自的货币的可能性。

2014年7月15日第六届金砖国家峰会将在巴西东北部城市福塔莱萨举行,届时关于“金砖版”IMF的最终方案将可能会被公之于众。而IMF的成功经验以及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则是金砖国家在筹备自己的“资金池”时最好的参考。

新兴国家应该注意到,一个国际组织的影响力并不是完全来自于该组织所拥有的“数学符号”,而是能力、组织和决心的全面体现。如果新兴市场真的希望可以打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国际金融体系模型,他们则需要将更多的关注点集中于共同立场、共同发展话题的锻造上,而不是将讨论焦点集中于一些百分比的计算方式和一些组织选址等小问题上。